LEARN MORE
网店交易
MENU
萤石网络前员工经营境外网店 离职后却“现身”
发布日期:2022-08-27 访问量:

ABUIABACGAAggeSw7QUowqXjPzCWBji4BQ.jpg

或者点击关注CICC在线。2008年,杭州萤石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萤石网络”)向控股股东杭州海康威视数字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康威视”)及其关联方的关联销售金额达5.27亿元。至于海外市场经销业务,萤石网表示成立时间短,资产有限,经海康威视推荐后,短时间内仍难以获得经销商认可。因此,在北美市场等部分海外地区,仍然需要通过海康威视及其下属企业进行产品分销。

历史上,萤石网的辉煌业绩背后是控股股东,合作自主权受制于控股股东。此外,美国亚马逊平台上萤石网络产品卖家的实际控制人,其实是成立于2021年的萤石网络前员工栾郭亮。虽然萤石网称栾郭亮曾先后在海康威视和萤石网任职,但已于2020年8月底离职。但截至2022年7月,栾郭亮仍出现在控股股东海康威视的员工持股平台上。合理吗?

客户发行人的员工或前员工控制的情况是监管部门重点关注的,应根据审慎原则或关联方原则进行披露。在此背景下,萤石网“避而不谈”其与潞安郭亮控制公司的交易,理由是潞安郭亮不是其董事、监事和核心技术人员。它能站起来吗?萤石网络与控股股东之间的“故事”未来将如何圆?

根据萤石网2022年4月28日签署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审核问询函之回复》(以下简称“首轮问询回复”)显示,报告期内,萤石网处于电商平台C模式和自营模式,其中B2C模式下,萤石网的客户为商品的终端消费者,销售平台主要为自有商城、第三方合作平台天猫和亚马逊;在电商自营模式下,萤石网的客户是电商平台,销售平台主要是第三方合作平台JD.COM和亚马逊。

其中,在B2C模式下,针对亚马逊平台,萤石网主要采取独立开店、平台发货的模式,即以自己的名义开店,将产品放到平台上。在产品正式销售前,萤石网会先将产品分批送达亚马逊仓库,然后亚马逊根据终端消费者的订单完成产品发货和配送。除了销售平台的功能,亚马逊还承担订单处理、仓储、物流配送等功能。

在这种模式下,收入确认的时间和方式是萤石网统一管理平台系统实时抓取平台的销售订单。消费者在平台下单,平台发货后,萤石网根据平台的“已发货”状态记录,认为商品相关的风险和报酬/控制权转移,萤石网确认销售收入。

在电商平台自营模式下,针对亚马逊平台,萤石网与亚马逊签订了合作协议。萤石网委托第三方物流公司将货物送到亚马逊指定仓库,亚马逊平台负责订单管理、商品仓储及后续物流配送。终端消费者下单并直接向亚马逊付款,亚马逊通过自有物流或第三方物流直接向终端消费者发货,并与萤石网进行定期结算。

在这种模式下,收入确认的时间和方式是亚马逊平台,亚马逊从萤石网购买商品,通过自己的平台销售给终端消费者。根据协议,产品所有权在平台确认收货后转移到平台,合同中没有无条件退货条款。因此,萤石网以货物送达对方指定地点并经对方签收的时间为风险报酬/控制权转移时间,即这个时间为收入确认时间。

可以看出,萤石之间的合作模式

值得一提的是,在B2C模式下,亚马逊平台会根据商品类别,对每单金额收取固定比例的佣金。其中,萤石网披露美国亚马逊平台费率为8%-15%。

但萤石网官网披露的亚马逊进货渠道显示的卖家,都指向萤石网前员工和海康威视现员工控制的企业。

1.2美国萤石网亚马逊EZVIZ品牌店,指向“Annanlife”网店。

登录萤石网官网,“地区/语言”选择“北美”,就会跳转到网站“”(以下简称“萤石网北美官网”)。

其中,北美萤石网官网“去哪儿买”页面的信息显示,美国的购买渠道是亚马逊。点击此选项可跳转至美国亚马逊平台萤石网下“EZVIZ”品牌的品牌页面。

值得注意的是,商品信息显示,该商品由“Annanlife”销售,亚马逊平台分销。

根据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资料,杭州安南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南贸易”)成立于2021年2月10日。截止2022年7月29日,安南贸易注册地址为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西兴街道江虹路459号1号楼E座4楼405室。此外,2021年年报显示,安南交易的网址为“”(以下简称“安南交易官网”)。

其中,上述安南商务网站与亚马逊“安南生活”在线商店的商店网页是同一个页面。另外,对比两者的信息,不难发现,安南商务和安南生活网店的经营主体的公司名称和地址信息是相同的,是同一家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2年7月29日,安南交易的亚马逊商店已售出52件商品,其中52件商品均为EZVIZ。换句话说,至少在美国亚马逊的销售平台上,安南商贸只服务于萤石网。

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数据显示,2021年2月10日至2022年7月29日,安南的商事投资人仅有一次变更,变更时间为2021年6月18日。变更前,潞安郭亮为唯一股东;变更后,安南商贸的股东为栾和,持股比例分别为95%和5%。

此外,自2021年2月10日(成立日期)至2022年7月29日,栾郭亮担任安南贸易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据萤石网官网2018年5月28日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5月28日,萤石产品总监栾郭亮出席了萤石2018新品发布会。

据国浩律师(杭州)事务所《萤石网《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之补充法律意见书(一)》(以下简称《法律意见书》)显示,萤石网拥有的发明专利“一种目标行为检测方法、装置、电子设备及存储介质”的发明人为、栾、金圣阳、蒋。截至2021年6月30日,除栾郭亮外,上述专利的发明人均在萤石网络工作。

即截至2018年5月,萤石网有一位产品总监名叫“栾郭亮”,截至2021年6月30日,已不在萤石网工作。

20220809545441.png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2年7月29日,潞安郭亮还持有杭州微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微讯”)和杭州莫倩浩洋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莫倩浩洋”)的股权。

根据海康威视2010年2月7日签署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海康威视招股说明书》),杭州维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10月29日,营业执照注册号为。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2010年2月7日,上述公司持有海康威视14.25%的股权。

不难看出,杭州微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杭州微讯的注册号相同,显然是同一家公司。以下两家公司统称为杭州微讯。

根据海康威视的招股说明书,截至2010年2月7日签署日,杭州维讯有一名股东,名叫栾郭亮,出资比例为0.85%。其中,栾郭亮在海康威视担任项目经理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2022年5月26日发布的公开信息,截至2022年3月31日,新疆微讯投资公司(杭州微讯曾使用该名称,以下统称“杭州微讯”)持有海康威视4.78%的股权,其中杭州微讯股东为49名海康威视员工,其中海康威视高管4人。

根据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数据和公开信息,截至2022年7月29日,潞安郭亮是杭维讯的合伙人之一。

不难看出,栾郭亮曾是海康威视的项目经理。且截至2022年7月29日,栾郭亮仍为海康威视员工持股平台杭州微讯合伙人之一,或为海康威视员工。

也就是说,萤石网的境外网店经营者是栾控制的企业,栾曾分别在萤石网和控股股东任职,目前仍是控股股东的在职员工。萤石网与安南贸易之间的交易是否应该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纳入关联交易范畴?关联交易是否存在隐瞒?

据萤石网报道,栾郭亮先后在海康威视和萤石网工作,2020年8月底离职创业。由于栾在任期间并非其核心技术人才或董,根据相关规则,其本人及其创办的贸易公司均不属于萤石网关联方,不存在萤石网隐瞒关联交易的情况。

同时,萤石网表示,基于萤石网在美国市场的发展需求,萤石网引入安安商务作为跨境电商业务合作伙伴,其与安安商务的合作符合萤石网代理商的管理规则,双方签订了正式的合作合同。

然后,早在2020年8月,他就离职创业了。截至2022年7月,栾郭亮仍出现在控股股东海康威视的员工持股平台上。合理吗?

实际上,退一步讲,即使员工“已经离职”,其控制的公司与上市公司之间的交易也应当按照关联交易进行披露。

深圳市威特欧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威特欧”)2022年3月18日签署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威特欧从其员工山口敏及在日设立的焊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YM公司”)处购买松香、溶剂等化工原料。鉴于这种情况,虽然YM公司与实际控制人不存在股权关系,且不是实际控制人设立或控制的,也不是仅由特殊合伙人设立或控制的,只是特殊合伙人基于山口敏和的员工身份根据关联方披露YM公司。

根据2019年8月21日签署的《江苏石硕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石硕生物”)审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技创新板上市申请文件的回复报告》,广西南宁康硕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硕生物”)位列前五大经销商。公开资料显示,康硕生物监事刘志强是石硕生物的间接股东,营销人员。对此,监管部门要求石硕生物说明康硕生物的情况。此外,监管部门还要求石硕生物说明其员工(包括前员工)、直接或间接股东是否在其经销商中持有股份、担任董事或其他职务;石硕生物是否采取了相应的有效措施应对上述情况可能导致的利益输送行为。

根据《深圳明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微电子”)关于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问询函》的回复报告,监管部门要求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核查明微电子的主要经销商与其关联方、员工或前员工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关联交易、资金往来或其他利益安排,并发表意见。

可以看出,客户被以下公司的员工或前员工控制的情况

瞎了眼看不到泰山。在未来资本市场的拷问下,萤石网络与控股股东的关系能否“撇清”?

回到顶部